羽毛球世锦赛 一枚幸运的铜牌难掩国羽男单的现实困境

毫无悬念。在28日结束的东京羽毛球世锦赛男单决赛中,排名世界第一的安赛龙以21比5、21比16击败泰国新星昆拉武特,成功实现卫冕。在中国羽毛球队参加的四项角逐中,男单是唯一一个无人闯入决赛的单项。跻身半决赛的赵俊鹏取得了一块铜牌,代表国羽男单时隔四年再度站上了世锦赛领奖台。对于低谷期的国羽男单,能获得这枚奖牌实属幸运。面子上,有了这枚铜牌,男单成绩比前两届世锦赛已有所进步,但里子里,中国男单的现实困境却没有丝毫改变。

在林丹、谌龙之后,国羽没有能扛大旗的男单领军人,这已是众所周知的问题。出战世锦赛的三名男单选手中,世界排名最高的赵俊鹏也仅列第23名。一向低调内敛的赵俊鹏赛前被外界普遍看衰,但谁也没有料到,这次世锦赛是他只身一人连过三关,闯入四强。

关关难过关关过,步步难行步步行。在首轮对手临阵退赛后,晋级次轮的赵俊鹏第一个对手就是上届世锦赛亚军斯里坎特,他以21比9、21比17直落两局闯关成功;十六强战面对夺冠热门5号种子李梓嘉,他在决胜盘落后时追平比分,最终以21比19的比分险胜;八强战对阵世界排名第18位的普兰诺伊,又是一次绝地反击,在19比21先输一局的情况下,以21比6、21比19实现逆转。

但赵俊鹏的幸运在半决赛戛然而止。在27日与昆拉武特的对决中,面对胶着的比分,赵俊鹏曾在首局努力挽回过两个局点,20比20平后,昆拉武特先以一个搓放小球得分,赵俊鹏又在最后时刻没能扛住多拍对峙,以20比22痛失首局。第一局惜败竟让赵俊鹏全线崩盘,他再也没有找回每分必争、后来居上的信念,第二局甚至一度出现0比10的尴尬局面,悬殊的分差已经无法追回,中国小伙最终以6比21负于对手。

其实,赵俊鹏和昆拉武特都属于拉吊突击型的防反选手。这种打法偏向防守,要想得分,要么就在严防死守下等待对方失误,要么就瞅准时机突击得分。长多拍的较量成为对双方心态的考验,如何在多拍控制中更为稳定?如何处理好关键球的得分?是技术核心点。

在对战金廷一战中,石宇奇也出现了多次关键分处理不当的失误。这场八分之一决赛的决胜局如过山车般惊险,石宇奇在落后的情况下连续追分追到13比13平,但在18比15领先时,又被金廷连拿6分,从而输掉整场比赛。这是一场防反型选手和进攻型选手之间的经典较量,具有很强的观赏性。三年前,靠暴力输出的金廷曾六度成为石宇奇的手下败将,如今他终于击败久疏战阵的“克星”笑到最后。

过去,国羽男单曾有诸如林丹等以进攻见长的明星,亦有谌龙这般的防守反击名将。而如今,包括陆光祖在内,三名出战世锦赛的国羽男单选手都是防反打法,队内技术风格不够多元化,对整支队伍的发展势必弊大于利。正如名将蔡赟在赛后点评时所言:中国男子单打需要有更多样化的打法,才能让这支队伍更加强大。

有趣的是,东道主日本队也在世锦赛上暴露了打法单一的问题。名将桃田贤斗在男单次轮就被爆冷淘汰,而战胜他的竟然是此前七次交手都甘拜下风的普兰诺伊。桃田贤斗在比赛中依然非常依赖自己的看家本领——拉吊控球,攻击力不强,体能不济又造成失误增多,再加上普兰诺伊避免相持积极抢攻,两届世锦赛冠军最终以17比21、16比21两局完败,无缘十六强。有人说,这可能是巨星陨落,也可能是一种打法的过时。

日本队00后小将奈良冈工大和昆拉武特的三十二强战,更是将“打太极”球风演绎到了极致。两位拉吊型球手把一场两局的比赛打到了接近三局的时长(1小时10分),这场鏖战被球迷戏称为“最像女单的男单比赛”“一场拉吊教学局”。最终,顶级拉吊球手昆拉武特更胜一筹,以21比18、21比11赢下比赛。曾几何时,日本男单凭借拉吊战术强势崛起,而这次本土作战,东道主四人出战男单,仅一人闯入十六强。

即便是昆拉武特,在攻击力爆表的安赛龙面前没有太强的抵抗力。安赛龙早年一直被拉吊型对手所压制,对桃田贤斗时仅有3胜14负的战绩。但随着比赛经验和信心的积累,安塞龙加强了自己的防守能力,进化为攻防兼备的六边形战士,这让诸多来自亚洲的拉吊型打法选手非常不适应,短期内很可能无人可以抗衡这位28岁的丹麦人。安赛龙的成功或许也会让占据主流位置多年的拉吊型打法逐渐失去吸引力,对于中国队而言,这也是一个必须注意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