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日本海”还是“东海”?日本和韩国吵翻了

受独岛主权争议、贸易战等因素影响,近年来日韩外交风波不断。2021年下半年以来,围绕着日本海命名问题,日韩再度闹到了联合国及相关国际组织。而这并不是两国第一次围绕该问题爆发冲突。

20世纪20年代,日本海的称谓被国际水文局确立为这片海域的正式名称,如今国际社会也普遍接受日本海的命名。

但韩国认为日本海命名时,朝鲜半岛正遭受日本的殖民统治,日本海的名字充满了“殖民味道”。韩国要求将这里改为更能被韩国人接受,且更具历史意义的“东海”。▲并不平静的日本海

日本坚决反对韩国的要求,表示日本海的名字早在殖民时期之前就出现了,且已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倒是韩国的东海命名意在凸显韩国的“中心地位”,日本批评韩国的“小九九”打得过头了。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两国围绕着海域命名几度交锋。日韩两国把架打到了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这场争论持续30年依然没有结束。

日韩之间为何在海域命名上不肯让步?“东海”与“日本海”究竟哪个名字更“合法”呢?▲标注为东海(East sea)的地图

日本海位于亚欧大陆东部与日本列岛之间,地理范围北起库页岛,南至朝鲜海峡,总面积达97.8万平方公里。

同一片水域被周边国家安上不同名称的状况并不罕见。例如法国人把英吉利海峡称为拉芒什海峡,阿拉伯国家把波斯湾称为海湾或阿拉伯湾。但像日韩围绕海域命名爆发激烈冲突,在国际上互相攻击,在命名权上争个你死我活的情况却不多见。▲有多个名字的波斯湾

日韩两国都想把自己对海域的命名加上“自古以来”的定义,但历史上两国对这片家门口海域的关注度却并不高。在日本海的名称固化之前,最主要的三个沿岸国家,中国、日本和朝鲜半岛上的封建政权对这片海域有着各自的命名。

公元6世纪中叶,北齐编修记载北魏历史的《魏书》成书。书中将日本海称为“小海”,这也是中国官方史籍中首次出现对日本海的命名。但北齐并非大一统王朝,更不是小海沿岸国家,小海的名称未能推广。▲北齐和小海

公元698年,生活在中国东北的靺鞨族建立了渤海国,他们接受唐王朝册封,融入东亚政治体系。全盛时疆域囊括中国东北大部、朝鲜半岛北部以及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

渤海国经济文化发达,被称为海东盛国。它将位于其南方的日本海称为南海。渤海国的商船经过“南海”到达朝鲜半岛或日本西部港口。南海的名称也传入中原,并被载入《书》。▲渤海国

日本与渤海国交往密切,除了商业接触外,日本还仿照遣唐使模式,创设了遣渤海使。从公元720年起,日本在此后的90年间派出15批遣渤海使。使臣们往来于日本海之上,促进了日本封建社会的发展。

虽然日本人的船只穿梭于海面之上,但日本人并未对这里进行过官方命名。10世纪初渤海国灭亡,日本人渡海交流的身影也消失了。▲日本与渤海国

朝鲜半岛的古代政权同日本往来大都通过半岛东南端的朝鲜海峡,这里是日本海的南界,也是朝鲜半岛距离日本最近的地方。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朝鲜人不会舍近求远去日本海深处开辟新航线,他们对这片海域的了解甚至比不上日本人。

1145年,朝鲜半岛史籍《三国史记》中首次将日本海称为东海,这个称谓显然是以朝鲜半岛的地理位置来命名的。同时期的中国正处于辽宋时期,统治日本海西北岸的辽国也以地理位置命名日本海为东海,或直接称呼为辽海。这个名字后来传到北宋,宋人路振在所著的《乘轺录》就记载:高丽、女真“东北至辽海二千里,辽海即东海”。

除此之外,在辽国皇帝的哀册和宋朝大臣的诗歌中,我们也可以见到日本海在当时的另一个名字——鲸海。▲《三国史记》

公元13世纪,蒙古铁骑从漠北草原席卷了大半个欧亚大陆,日本海西北岸成为蒙古人的领地。他们沿用了鲸海的称谓,蒙古人建立的元朝还在海参崴附近设置鲸海千户所,管理沿岸领土。

统治朝鲜半岛的高丽王朝也被蒙古人征服,元军计划以高丽为踏板,征服鲸海另一端的日本。但两度跨海而来的元军因台风等因素而折戟,在“神风”保护下日本得以幸存。▲元朝和鲸海

有元一代,日本海最南端的朝鲜海峡成为日本的海上长城,避免了蒙古人的战马踏上国土。

元明易代后,明朝沿用了鲸海的名字。《明实录》就记载“故元鲸海千户速哥帖木儿……自女真来归”。

朝鲜半岛上,李氏朝鲜取代高丽。李氏朝鲜趁元廷北遁之机,吞并了朝鲜半岛东北部的元朝铁岭卫,李氏朝鲜成为明朝藩属国后,明朝放弃了铁岭卫故地以示怀柔。这里也成为朝鲜新的行政区——咸镜道。

李氏朝鲜依然将日本海称为东海,在1530年绘制的地图《八道总图》上,朝鲜半岛东部海域就标注为东海。▲八道总图

此时的日本与明朝来往密切,双方开启了“堪和贸易”,日本当时将日本海称为大明海,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7世纪明朝灭亡。

总的来说,日韩两国在古代对日本海的了解都不深,反倒是控制西北海岸的中国在命名过程中占据主动。日韩之间,韩国的命名更早,但日本海的经济交流、军事防卫的意义对日本来说更大。随着西方人的到来以及中国丧失日本海沿岸领土,也开启了这片海域的命名2.0时代。▲明朝的鲸海

15世纪末开启的地理大发现运动,欧洲人展开了对全球的探索。但西方人对日本海沿岸的了解却不多,甚至到16世纪都不确定日本海的存在。

1602年,在中国传教的意大利教士利玛窦绘制了《坤舆万国全图》。他在图中首次标注了“日本海”这个地名,但这只是利玛窦的个人认识,此后半个世纪,欧洲地理学家依然没有日本海的概念,地图中的远东被画得奇形怪状。▲利玛窦(左)

《坤舆万国全图》不久后传入日本,当时的日本人却并未接受日本海的称呼。《坤舆万国全图》传入日本一百多年后,日本人依然没给家门口的这片海域命名。

直到1792年,日本学者司马江汉在其编绘的《地球图》中首次将这里称为“日本西海”。随后又陆续产生了日本内海、佐渡外海的称谓。▲坤舆万国全图

同时期的欧洲人对这片海域的了解开始增多,但命名却没有统一,存在朝鲜海、中国海、东方海、东海数个称谓。19世纪中叶前,日本海西北岸统归清朝的吉林将军统辖,所以才会有中国海的称谓。

在清朝史料中,有关于吉林将军辖区的划定。“东至东海……西至威远堡”。这里的东海指的是如今日本海的北部,而朝鲜的东海在那个时候主要指的是日本海中南部,两者在范围上还是有所不同。▲曾经沿海的吉林

除了跨海而来的荷兰人、英国人,还有一支走陆路来到日本海岸边的欧洲人——俄国人。

进入19世纪,越来越多的俄国探险家和殖民者穿越西伯利亚荒原来到远东。德裔俄国探险家亚当·冯·克鲁森施滕是第一位测量日本海经纬度并绘制海域形状的欧洲人,他也将日本西部的海域称为日本海。▲克鲁森施滕

克鲁森施滕在著作《在未来数年环游世界》中写道“人们通常称呼这里为‘朝鲜海’,但只是因为这片海有一小部分接触到朝鲜的海岸,叫它‘日本海’会比较合适”。

日本海名称随着俄国与西欧国家的人文交流,逐渐被英法等国接受。从19世纪起,欧洲出版的地图上越来越多的出现日本海的名称,而Corea Sea(高丽海)或东海的标记越来越少。▲标注高丽海的地图

1809年,日本著名地图学家高桥景保所编绘的《日本边界略图》中,只是将海域南端邻近朝鲜的海峡称为朝鲜海,剩余部分仍没有名称,而日本东部广袤的西北太平洋则被标记为“大日本海”。似乎在日本人看来,广袤的太平洋比西部的陆间海更有资格冠以“日本海”的名字。▲日本对日本海的命名变化

但此后的二十余年间,山田詠归齐、小佐井道豪等日本学者在编绘新地图时模仿欧洲人,将西部海域称为日本海。但彼时的中日韩三国尚处于封建时期,缺乏近现代海权意识。三国都奉行锁国政策,这片海域叫什么在当时看来并不重要。

1868年,统治日本两个半世纪的德川幕府被推翻。倒幕派宣布还政于天皇,开始模仿西方推行资产阶级改革,史称“明治维新”,日本海也成为被日本官方认可的正式地名。▲明治天皇

此后日本的国力快速增长,先后在1895年和1905年击败清帝国和俄国,成为远东最强大的国家。

日本将吞并朝鲜半岛看作是建立霸权的重要一环,击败中俄两国后,清朝被迫放弃对朝鲜的宗主权,俄国势力也退出了这里。日本成为最后的赢家,并在1910年吞并了朝鲜半岛。

日韩合并后,朝鲜半岛成为日本殖民地,韩国历史上使用的东海名称随即消失,日本海成为唯一的官方称谓。

20世纪后,随着全球化贸易网络的彻底形成,越来越多的国际机构被建立起来,用以对国际间的各项事务进行规范化建设。1921年成立的国际水文局便负责全球海域和水系的国际标准命名工作。

日本海的名称在此时已被西方大国一致接受。根据国际通用原则,国际水文局在1929年确定日本海为国际通用名称。此时的朝鲜半岛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无法在命名上提出异议。▲国土都沦丧了,还怎么争海洋的命名权

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战败,朝鲜半岛从殖民枷锁中解脱出来,新独立的韩国产生了为“日本海正名”的呼声。但朝鲜战争打断了这一进程,况且要更改国际共识需要国际水文局支持,而韩国直到1957年才加入该组织。

此时贫弱的韩国被纳入美国阵营,对日关系受到美国影响。冷战中海域命名问题没有发酵,但这并不意味着韩国人承认了日本海。▲韩国首任总统就职

冷战中,韩国努力发展本国经济,取得了被称为“汉江奇迹”的发展成就。历史上韩国一直处在中日两国的间接影响或直接控制下,二战后韩国民族主义猛然抬头,“让日本海恢复正确的名称”成为韩国民间的急切呼声。

1992年,韩国在第六届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上联合朝鲜向日本发难,要求将日本海更名为东海。韩国援引本国史籍,认为东海的名称已沿用了两千年,而日本海的名称是20世纪日本强迫韩国接受的,是日治时期留下的“殖民遗毒”。▲80年代的首尔,经济发展赋予了韩国自信心

日本坚决反对韩国的改名要求,表示日本海早在日韩合并前就已经是国际共识的地名,韩国人不要什么事都往殖民历史上扯。况且韩国的东海的命名是以地理位置来定义的,任何国家东部的海洋都可被称为东海,如中国的东海,越南也把南中国海称为东海,日本古代行政区划有东海道,如此多相似的地名会引发地理概念混淆。

日本还指出,韩国把本国东南西三面的日本海、东中国海、黄海改称东海、南海、西海。这是以韩国为中心来命名的,如此清晰的地理定位,恰恰反映出韩国人“摆不清自己的位置”。▲韩国对周边海域都不使用国际通用名称

为了寻找理论依据,韩国于2004年花重金组织团队前往欧美查阅古地图,对日本发起咄咄逼人的攻势。日本人不甘示弱,也派遣专人查阅欧美古地图,来应对韩国的挑战。

韩国专家对欧美馆藏的762幅地图进行研究。其中440幅地图对该海域标注为朝鲜海、东方海或东海,122幅标注的是日本海,另外200幅标注了其它名字。▲美国国会图书馆

2003年至2008年,日本人在柏林图书馆的1332幅地图中发现279幅标注朝鲜海、东方海或东海的地图,另有579幅使用日本海标注,47幅标注了中国海,33幅使用其他名字,其余384幅没有标注。

欧洲地图收藏家协会以及俄罗斯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剑桥大学图书馆等西方知名图书馆应日韩请求,整理统计馆藏档案。总结出结论,韩国的东海(包括东方海、朝鲜海)在18世纪前出现次数较多,而19世纪后则是日本海标记占多。这次地图搜证大战,日韩均未取得压倒性胜利。▲标注“日本内海”的地图

见强取不得,2006年韩国改变策略,韩国总统卢武铉在会见日本首相时提出“将日本海改名为和平海或是友谊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予以拒绝。

韩国将国际海道测量组织(英文缩写IHO,1970年由国际水文局演变而来)和联合国的地名标准化会议看作“东海正名”的两大主阵地,由于无法在命名问题上取得突破,韩国援引IHO(1974年)的决议内容“两国共同海域,地名可以并记”,要求IHO将这里标记为东海——日本海。▲韩日首脑会晤

IHO理事会在2002年时曾表示支持韩国的主张,但韩国总是试图强行改变国际通用地名,反倒是日本比较低调,对韩国的进攻见招拆招。随着日韩分歧扩大,支持韩国的声音越来越弱。

日本悄然发起外交攻势,逐一委托70多个IHO成员国,宣传单独标记日本海的正当性,请求给予支持。日本还打出曾向IHO做出巨大经济援助的旗号,表示若不能维持日本海标记,日本就不打算继续留在IHO。▲IHO总部位于摩纳哥

日本还推举曾任IHO战略企划会议副议长的西田英男竞选IHO理事。西田英男为日本在国际海洋界建立了广泛的人际关系,这给韩国的更名主张带来巨大阻力。

两国在IHO的斗法还未结束,2012年,韩国又在第九届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上提出东海——日本海共同标记方案。大会主席弗杨·奥摩令表示“该组织没有权力决定成员国的问题和要求,所涉及的国家应自行解决彼此间关于命名的分歧。”▲奥摩令

2017年4月,IHO做出表态。决定将日本海作为这片海域唯一的称谓。韩国本想两个名称同时标记,再逐渐过渡到东海唯一的标记,可现在一切都被打回原点。

韩国人没有放弃,2019年韩国公布了一段5分多钟的视频,这个有12种语言版本的视频向世界宣告东海命名的合理性。日本也在2021年发布了一段名为《日本海-国际社会唯一承认的名称》的视频来回应韩国。

联合国和IHO都已明确自己的态度,韩国人翻盘的机会似乎不大,韩国在改名问题上动作频频,但始终无法改变日本海地名已成为国际共识的现状。但在民族主义的驱使下,日韩两国围绕海域命名的争论还将继续下去。▲韩国宣传片